余秋雨在新版《文化苦旅》的序言中说:“对我

时间:2019-04-15 22:58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时隔20多年,余秋雨先生首次亲自修编《文化苦旅》,在2014年新年伊始全新修订出版,重塑文化苦难的价值观。余秋雨说:“直到现在,此书的各色盗版本在市面上还汗牛充栋。我亲自编一本新版来宣布它们全部非法。”

  另,新版《文化苦旅》中收入《何谓文化》中4个篇目,收入《山河之书》中7个篇目,收入《吾家小史》中2个篇目,收入《行者无疆》中1个篇目,新增文章4个篇目。可谓变动非常之大。

  1992年的原版《文化苦旅》,与2014年首次再版的《文化苦旅》,中间跨越了22年。余秋雨通过《文化苦旅》一本书奠定了在中国当代文坛的崇高地位。此书一出版即走红全国,并远销港台、海外,长期高居畅销书榜首,而随之出现的盗版现象也是极为猖獗,各种文化争议、批判接踵而至直至今日,成了罕见的一个文化热点,可以说是中国图书史上遭遇盗版最多、争议最多、影响最大的一本书。据有关统计指出,此书盗版的数量至少是正版的十八倍,据悉,现在市面上盗版《文化苦旅》不计其数,正版已绝版很久。

  余秋雨在新版《文化苦旅》的序言中说:“对我来说,《文化苦旅》就是这个外出的浪子。它出门旅世的时间更长,带给我的麻烦难以计数。所有麻烦,都来自于它的极度畅销。它不小心成了当时罕见的一个文化热点,而它又不具备任何权力背景,因而立即转化成媒体的攻击焦点。”

  旧版中共39篇文章,分别序1篇、后记1篇、文章37篇;新版中共有25篇文章,分别是序1篇、文章24篇。新版较之原版,标题相同的文章只有7篇,且大部分内容修改占幅一半以上,甚至还有《牌坊》等篇目为全新内容。

  余秋雨新版《文化苦旅》 1992年的原版《文化苦旅》,与2014年首次再版的《文化苦旅》,中间跨越了22年。余秋雨通过《文化苦旅》一本书奠定了在中国当代文坛的崇高地位。此书一出版即走红全国,

  余秋雨却说“这种精选本至少已经出版过三十几种了吧?这一本稍有不同,由我自己编选。”出版方称,对畅销千万册的经典作品《文化苦旅》进行如此大幅度的全新修改,是适应出版新环境的举措,体现了作家本人与时俱进以及与读者积极互动的意识。也有学者表示此举可能重启争议。

  作家是抱有野心的,对于所有的批判争议,也是对“狭隘民族主义”“文化口红”负面评价的回击。其中包含的自我否定的精神难能可贵。甚至还有人出版了专门的书籍来批判。有待观察。势必重启舌战,重做文章,欲图将苦旅变成甜旅,是否会酿成新的文化争鸣事件,李鲆认为:“不管怎样,将公认的名篇《牌坊》《道士塔》《莫高窟》等全盘新写或者大幅度改写,反击市场滥觞,

  

  新旧两个版本相遇,我们会发现《文化苦旅》今非昔比。新《文化苦旅》作为余秋雨30年历史文化散文修订自选集,删掉旧版37篇文章中的13篇,新增文章17篇,其中入选教材的《道士塔》《莫高窟》《都江堰》等经典篇目全部经过改写、修订。新版内容与旧版相比,全新和改写的篇目达到三分之二以上,对新老读者都是一场全新的阅读体验。

  针对此书的批判文章不计其数,遭遇的文化争议非常之多,体现了新版本的新晋意识和作者本人的不服输,此次重新出版《文化苦旅》,既是一次精神升华,体现了作家本人对于《文化苦旅》20年震荡的洞悉,理性对待、有力回应了持续二十年的争议,”《文化苦旅》自出版以来,再创辉煌效应,作家、书评家张万新认为:“对于他的成名著《文化苦旅》,可以作为新书的关注点”。但余秋雨充满火药味的前言,余秋雨本着对文化负责的态度,在于余秋雨殚精极虑,新《文化苦旅》的亮色,余秋雨二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回应。